香港自由
FREE HONG KONG: Stand with Hong Kong Until Dawn
主頁
公開信
landing

香港怎麼了?

6月9日,只有700萬人的香港, 100萬名香港人為反對《逃犯條例》而走上街頭,可惜政府仍無視百萬人的聲音,決定6月12日當天強行將條例於立法會進行二讀。 6月12日,香港市民自發舉行罷工、罷課、罷市的「三罷集會」,然而當日眾多和平示威者卻被香港警察, 以不必要及過度武力鎮壓,而香港政府依然故我、漠視民意。 6月15日,我們出現了第一位在抗爭中的受害者-「黃雨衣烈士」, 當他於香港政府總部附近的商場外,懸掛起偌大的「反送中」標語後,不幸從高處墜下。 6月16日,香港人為了譴責6月12日警方的暴力清場行動,200萬名市民走上街頭抗議示威, 要求香港政府撤回《逃犯條例》;撤回「暴動」定義;釋放被捕示威者還予公義;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追究6月12日警方過度濫用武力。

時間綫

  • 2019
  • 2019/06/09
    大規模動員
    landing
    超過100萬名就反對修定逃犯條例案的香港市民和平上街遊行。
  • 2019/06/09
    拒絕
    landing
    政府無視民意, 堅持於2019年6月12日在立法會會議上,就修訂逃犯條例草案進行二讀及三讀程序。
  • 2019/06/12
    終極一戰
    landing
    公眾要求政府即時停止修訂逃犯條例草案進行二讀。 在政府無視民意之下,數以萬計的香港市民包圍政府總部以停止就逃犯條例的投票的進行,最終被警方以暴力清場。
  • 2019/06/12
    暴力清場
    landing
    警方使用過度武力, 警方使用過度武力,出動胡椒噴霧、警棍、橡膠子彈、布袋彈,以及逾150枚催淚彈,以攻擊在場學生、記者,甚至前線救護人員; 政府亦隨之宣佈,該場示範定義為「暴動」。
  • 2019/06/12
    陷阱
    landing
    示威者從示威區中的路邊受到警方突襲, 人群在催淚彈的威逼下, 在水洩不通的情況中擁擠至狹窄的通道,險釀人踩人慘劇。 示威者最終被驅趕至商業大廈之中。
  • 2019/06/12
    裁決書
    landing
    無數非政府組織及外國政府均遣責香港警察於六月十二日對示威者使用過度武力。 國際特赦組織證實香港警方於六月十二日對示威者使用之執法武力程度已遺反國際法及執法機構武力使用指引。 事例包括: 一、暴打示威者; 二、對數百名已被包圍之示威者發射多輪催淚彈; 三、向示威者近距離非法發射橡膠子彈; 四、不恰當使用胡椒噴霧; 五、阻礙媒體報導; 六、在路上堵塞救護車以妨礙急救服務進行。
  • 2019/06/15
    烈士
    landing
    梁先生在政府總部附近樓頂展開橫額, 反對逃犯條例時,不幸墮樓身亡。香港人尊稱他為「黃雨衣烈士」。
  • 2019/06/15
    虛假的曙光
    landing
    政府終於回應巿民,暫緩但不撤回引渡逃犯條例,且拒絕撤消暴動定性。 同時,醫管局內部系統被前線醫護人員用於透露示威者個人資料給警方,導致至少五名示威者於醫院被拘捕。 部份示威者因懼怕被拘捕而不願到醫院尋求醫療救助。
  • 2019/06/16
    再次發聲
    landing
    又一個星期天,香港發起史上最大規模遊行,示威者滿佈街道。二百萬市民要求政府正面回應訴求,撤回引渡逃犯條例修訂、問責警察於六月十二日濫用暴力、釋放被捕人士並收回政府對六月十二日的「暴動」定性。
  • 2019/06/18
    永不遺忘,永不寬恕
    landing
    至今,政府仍拒絕回應市民訴求,並無視多方讉責,重新強調警方武力使用合理。
  • 2019/06/21
    矇混過關
    landing
    政府拒絕回應市民所有有關引渡逃犯條例修訂的訴求。 六月十二日示威活動中部份執法警員身上沒有警員編號,導致巿民無法投訢當日警員濫用暴力及過度執法。示威者於六月二十一日包圍警察總部,要求警務處處長盧偉聰回應有關問題。
  • 2019/06/29
    禍不單行
    landing
    一名21歲的大學生在屋邨墮樓身亡。 臨終前,她在梯間牆上寫上市民的五大訴求,呼籲港人抗爭到底。
  • 2019